赌场风云2019电影|澳门赌场洗码是什么
剛剛更新: 〔龍武狂豪〕〔修仙歸來帶娃〕〔虐妻上癮:陸總裁〕〔帝姬傳奇:華都幽〕〔科技大仙宗〕〔鄉村透視仙醫〕〔沒有誰,我惹不起〕〔神山圣尊〕〔快穿:黑化男神,〕〔諸天盡頭〕〔農門符醫〕〔逆武丹尊〕〔七零奮斗小女人〕〔無敵是從超神學院〕〔丹道神途〕〔星武神話〕〔我是網絡作家中最〕〔日娛之路在何方〕〔符文攻略〕〔文藝青年的美好時
肇慶資源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在山海經里找食材 第三十七章 競爭
    現在已經是盛夏。

    被烈日炙烤了一天,連路面都是滾燙的,悶熱的空氣讓人喘不過氣來,在空調房里待了一整天,腦袋都是昏脹的。

    晚上八九點,街坊鄰居穿著清涼的衣服,端著板凳,拿著蒲扇,走出家門,到外面呼吸一下新鮮空氣。

    每天這個時候,盧懷臻都會坐在樹蔭下面,與自己的棋友痛痛快快廝殺一番。

    最近幾天也不知道王世貴在忙什么,一到晚上就看不到人影了。

    耐不住寂寞的盧懷臻便纏上了李閑魚。

    “最近王大爺都忙什么呢?我好幾天都沒有看到他了。”

    李閑魚隨口問道,心不在焉地下著象棋,雖說贏了盧懷臻有經驗值獎勵,可是跟勤勞的小黑人比起來,根本不值得一提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早上在包子鋪還碰見他了,老頭子身體已經痊愈了,精神得很,”說到這里,盧懷臻嘆了一聲,“老王那個兒子不爭氣,都四十六了,也沒有個正經工作,連個老婆都沒有,整天就知道跟他那群狐朋狗友一起賭錢,把老王的積蓄都快糟蹋光了,為了掙點養老錢,老王在私人武館里面打雜,每天起早貪黑的,這么大年紀了也是可憐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是這么回事啊,攤上這么個兒子真是家門不幸。”李閑魚搖搖頭,這種自個家里的事情,外人也管不著。

    陪盧懷臻下完棋,李閑魚便悠悠地回家了。

    給小黑人送了點夜宵,他洗了個涼水澡,徑自上了二樓,時間還早,他便打開電視消磨時間。

    其中一條新聞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昨天凌晨1點,東府市景臣別墅發生了一起命案,被害人一家三口慘遭殺害,現場未留下任何線索,案發地點是我市著名的富人區,死者身份是金碧酒店集團的老板孫銘城一家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這則新聞,李閑魚不禁皺了皺眉頭,這個世界也太混亂了吧,隨便就殺人全家?

    這種負面新聞很影響人的心情,尤其是睡覺的心情。

    李閑魚索性關了電視。

    睡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同一時間看到這則新聞的還有一個人,他心里充滿了負罪感,因為人就是他殺的。

    昏暗的密室。

    混合著濃烈的酒氣和煙草味。

    “想要退出毒蛇組織,必須完成三次任務,你已經完成了一次,不愧是老獵犬,殺人手法堪稱完美。”

    桌子對面坐著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,他梳著背頭,嘴里叼著雪茄,右手還端著一杯紅酒,正在輕輕的晃動著,他就是毒蛇組織的經紀人,外號“獵人”,專門負責招募培訓殺手,他喜歡將手下的殺手稱為“獵犬”,因為獵犬聽話,而且兇殘。

    “第二個任務是什么?”桌子對面坐著一個老者,他摘下帽子,露出尖尖的腦袋,還有那標志性的地中海發型,他故意壓低聲音說話,暴露出內心的厭惡。

    “牛德林一家五口,手法要干凈。”經紀人抿了一口紅酒,提醒道。

    老者戴上帽子,轉身離開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暗有黑暗的規則,可是普通人還是要生活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李閑魚準時起床。

    他正準備進入迷霧世界,繼續探索荒原,突然有人敲門,動靜還不小。

    李閑魚看了下時間,才六點鐘,肯定不是老余,那會是誰呢?

    帶著這個疑問,李閑魚打開了門,卻看到公羊凱笑嘻嘻地站在門前,他的短發梳得油亮,穿著筆挺的西裝,手里還提著黑色皮包,看起來精神頭不錯。

    公羊月也穿著正裝,站在旁邊,她看起來還有點迷糊,應該是沒有睡醒就被公羊凱強拉過來了。

    “你們這是……”李閑魚有點驚奇,不知道公羊凱這小子又搞什么鬼。

    “大哥,您昨天那番話,振聾發聵,讓我醍醐灌頂,我想了一宿,終于想明白了。”公羊凱雙眼冒光,看起來極為興奮。

    “你明白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大哥昨天問我爭贏了公羊昊,繼承了家產,之后干什么?我已經想明白了,那就是堅定不移地跟著大哥,干一番事業出來!”

    聽聞此言,李閑魚心里一動,不由欣賞起公羊凱來,這家伙根本就不是廢材,而是大智若愚。

    這個回答堪稱完美。

    “所以今天就要去申請注冊分會了嗎?”李閑魚笑盈盈地問。

    “我已經與aia辦事處的負責人約好了,早上八點會面,他們辦事處設在郊區,有一個半小時路程,大哥,咱們快點走吧。”

    李閑魚給老余打了個電話,讓先不要送菜了,然后換了身衣服,跟著公羊凱上車。

    一個半小時后。

    南郊。

    銀白色大樓,頂層辦公室。

    “彭總,昨天吃飯的時候可都說好了,申請名額給我們的,今天怎么就變卦了?”

    “公羊老弟啊,真不是我變卦,就在剛才,aia總部那邊打來電話,以后申請分會必須采取積分制,而且必須有兩名以上的后備分會。”

    “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這幾年aia領域是個大熱門,申請注冊的人員比往年高了好幾倍,之前的考核門檻太低,其中魚龍混雜,良莠不齊,嚴重影響aia的高端形象,為了提高會員素質,提高為了考核門檻,總部那邊要求各分部嚴格執行。”

    “彭總,規矩是死的,人是活的……”

    公羊凱話還沒說完,就被彭溫打斷了,“公羊老弟啊,你也知道aia的監督考核是最嚴苛的,這個真沒辦法通融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沒得商量咯!”公羊凱臉上有些不悅,他公羊家雖然不是什么名門望族,但也是全國百強企業名單成員,每年都有巨額捐款和慈善捐款,擁有一定的社會地位和商業特權。

    申請一個aia分會還需要競爭?

    簡直是個笑話!

    “彭總,我覺得你再斟酌一下,總部那邊我會去處理的,不會給你制造麻煩。”公羊凱笑道。

    彭溫沉默不語,不過臉色很是難看,想必他也很有壓力。

    便在這時,身后突然傳來笑聲,“站在樓下面就聞到了一股臭味,我以為誰這么大口氣呢,原來是凱兄啊。”

    李閑魚回頭看去,一共五人,為首的是一個身材修長的帥哥,金黃色的頭發,挺直的鼻子,看起來頗為帥氣,只是臉色蒼白如紙,看起來有些病態。

    金發帥哥旁邊站著一個妖艷女子,媚眼如絲,烈焰紅唇,她穿著黑色緊身皮衣褲和紅色恨天高,最特別的是帶著一雙紅色皮質手套。

    妖艷女子身后站著兩個彪形壯漢,他們穿著黑色無袖緊身衣,露出強壯的機械臂,是兩個半機械人。

    最后面是一個光頭男,看起來四十多歲,臉上有一道血疤,眼神狠戾,他穿著寬松的黑色勁裝,是一位武者。

    “柳浩,你怎么來了?”看到那個金發男子,公羊凱臉色驟變。

    “連你這個廢物都能來,我為何不能來?”柳浩嘴角微揚,露出一絲不屑的笑容。

    柳浩是騰黃餐飲集團的繼承人。

    騰黃餐飲集團在全國餐飲行業排名第二,年營業額達到了一百五十多億,是柳家的核心產業之一,柳家近年來發展迅猛,除了餐飲將行業,還涉足了其他領域,也都成績斐然,要論家族實力還在公羊家之上。

    看到柳浩,彭溫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樣,笑臉相迎,親自沏茶。

    “哥,你看彭溫那副奴才樣子,只怕早就被柳浩收買了。”公羊月氣憤道。

    “彭總,申請分會的事情辦好了嗎?”柳浩坐在沙發里,翹著二郎腿,一副盛氣凌人。

    “柳公子,總部下了硬性文件,現在不能直接申請注冊分會,只能先申請注冊后備分會,然后采取積分制……”

    彭溫話還沒說完,就被柳浩打斷了,“無規矩不成方圓,竟然是總部要求,我也沒必要為難你,那就先申請一個后備分會吧。”

    “柳公子不愧是人中龍鳳,氣度非凡……請您稍等一會兒,我馬上讓人去辦。”

    彭溫這拍馬屁的功夫真是爐火純青,連公羊凱都覺得自愧不如。

    一座城市,只有一個分會名額,所以競爭十分激烈,想要獲得這個名額,拼的不僅僅是個人實力,最重要的是家族實力,因為這就是頂級富豪圈才能玩的游戲。

    讓公羊凱意外的是,柳浩竟然沒有動用關系,而是選擇了公平競爭。

    竟然如此,他又豈能落于人后。

    “彭總,我也申請一個后備分會!”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快穿:女神蘇遍全〕〔女帝她開掛了〕〔極品老木匠〕〔重生學霸女神:隱〕〔奶兇軍妻:病嬌權〕〔糟糠之妻(快穿)〕〔特種兵之超神陪練〕〔余生悲歡皆為你〕〔豪門重生盛世王女〕〔穿書后,胖喵兒在〕〔林羽江顏小說全文〕〔季先生每天都在吃〕〔大人在上:喵喵有〕〔拜見,教主夫人〕〔那年盛夏微微甜
  sitemap
赌场风云2019电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