赌场风云2019电影|澳门赌场洗码是什么
剛剛更新: 〔我在陽間還陰債〕〔報告Boss,你出局〕〔六指詭醫〕〔炮灰女修仙記〕〔透視邪醫在山村〕〔極道天帝〕〔我和妖怪的學院〕〔八零甜妻超會撩〕〔厲少,夫人又闖禍〕〔冥界追憶錄〕〔快穿之陳幸運〕〔火爆全才仙醫〕〔九州縹緲錄〕〔科技大仙宗〕〔寵妃當道:帝君要〕〔萬界最強老公〕〔文明之異星崛起〕〔最后蟲群〕〔大明星超級時代〕〔原始人我來自地球
肇慶資源網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在山海經里找食材 第三十三章 逼婚
    公羊凱中途接了個電話就匆匆離開了,公羊月一個人忙前忙后,又是前臺招待,又是后廚傳菜,一直忙到八點下班

    “我肚子好餓啊,”公羊月趴在前臺上,嘟著小嘴,看著正在打掃衛生的李閑魚,“今天晚上呢我要吃酸菜魚和香辣蟹,魚哥哥,能給我做嗎?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哈大小姐,今天晚上沒辦法為你做菜了,你只能回家去吃啦。”李閑魚將小餐廳收拾干凈,脫掉白凈的制服,聳了聳肩,表示很抱歉。

    “魚哥哥,你今晚有事嗎?”公羊月瞪大眼睛,好奇地問,在她看來李閑魚應該屬于那種不食人間煙火,酷到沒朋友的那類人,怎么會被俗事纏身呢。

    “今晚要去盧大爺家里做客。”一說起這件事情,李閑魚就搖了搖頭,露出一絲苦笑。

    “我哥今晚有應酬,我一個人回家也無聊,不如我陪你一起去赴宴吧。”公羊月說著興奮起來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在我免費打工的份上,就帶上我吧,魚哥哥,人家很乖的。”公羊月突然抱住李閑魚的胳膊,一臉撒嬌道。

    男人最怕女人撒嬌,尤其是這種妙齡少女,那楚楚可憐的模樣讓人不忍拒絕。

    便在這時,門口傳來一陣腳步聲,踢踢踏踏,是高跟鞋的聲音。

    夕陽的余暉中,走進來一個短發美女,她穿著一件黑色連衣裙,映襯得肌膚如雪,在余暉中透出一種紅潤光澤,她身材高挑,擁有一雙雪白的長腿,緊身束腰設計的裙子,將她的身材勾勒出了完美的曲線。

    她略施粉黛,淡淡的妝容卻掩蓋不住冷傲的氣質,濃密的睫毛下掩著一雙紫色的眼眸,透出清冷的光,卻毫無雜質,給人一種純粹的冷艷。

    “思……思雨,你怎么來了?”李閑魚有些驚愕,說話都結巴起來。

    沒錯,眼前這個氣質絕佳的冷艷美女就是盧思雨。

    “晚飯做好了,我爸讓我來叫你。”盧思雨說完,優雅的轉身離開,臨走的時候,用眼角余光打量了一下公羊月,微微皺了一下眉毛。

    “魚哥哥,那位姐姐是誰啊,我好喜歡她的氣質。”公羊月瞪大眼睛,好奇地問。

    “她叫盧思雨,今晚就是去她家做客。”李閑魚將手臂小心翼翼從公羊月的懷里抽出來,并與她保持一定距離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帶你一起去,但是不準再抱我的手臂,知道了嗎?”

    公羊月賴著不走,李閑魚也不能不管,不管怎么說人家也幫了自己一天忙了,吃頓晚飯也是應該的。

    公羊月乖巧地點了點頭,這丫頭比他哥哥還鬼靈精,她已經覺察到這兩個人的關系不一般,雖然不是男女關系,但是彼此應該十分熟悉,又刻意保持距離,反正就是很復雜。

    盧懷臻家。

    裝修簡雅的餐廳。

    圓形的花梨木餐桌上面已經擺滿了美味佳肴。

    為了烘托一下氣氛,盧懷臻將珍藏了二十年的陳釀都拿出來了。

    可是氣氛依然十分尷尬。

    “這個小女娃是誰呀,怎么以前從來沒有見過呢?”盧懷臻一進門就問。

    “這是我一個朋友的妹妹,在餐館幫忙,因為時間太晚了,所以便一起來了。”李閑魚如實道。

    盧懷臻表面歡迎,暗地里已經將李閑魚臭罵了一頓,明明知道思雨今天回來,這小子卻帶著一個小丫頭,真不知道他腦子怎么想的,難道是老夫看走眼了,這小子根本就不喜歡思雨?

    張秀芹倒是十分喜歡公羊月,兩人有說有笑,公羊月本來就是個自來熟,把張秀芹哄得極為開心。

    盧思雨坐在李閑魚對面,一句話也不說,只是安靜點吃飯,給人一種隔離感,仿佛身在不同的世界。

    她看起來心情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“小魚兒,我今年已經七十五了,說句難聽話,已經是躺進棺材里的人了,隨時都會入土為安,我現在最大的心愿呀就是能抱上孫子。”

    盧懷臻端起酒盅,一飲而盡,“我年輕的時候,國家正是最難的時候,異界蟲洞頻繁出現,造成了極大的恐慌,甚至引起了大規模的暴亂,當時我一腔熱血,報效國家,完全沒有考慮自身問題,當我想要孩子的時候,已經五十多歲了。”

    試管嬰兒已經十分普及了,也不是什么秘密,只是盧懷臻與盧思雨的年輕相差太大,有溝通障礙,這也導致盧思雨非常早熟,或者內心非常叛逆。

    “思雨這孩子什么都好,就是性格倔強,這一點太像我了,”盧懷臻搖了搖頭,“女孩子早晚都是要嫁人的,別整天在外面打打殺殺的,別跟我一樣,想明白的時候已經太晚了。”

    李閑魚偷偷看了看盧思雨,她繼續安靜的吃飯,壓根就當沒聽見。

    看來她已經免疫了父母的逼婚緊箍咒了。

    盧懷臻給張秀芹使了個眼色,張秀芹也開始念咒了。

    公羊月用手肘碰了碰李閑魚,然后吐著舌頭,小聲道,“他們家的菜咸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少吃肉菜,多吃涼菜,涼菜是你思雨姐姐做的,咸淡剛好。”李閑魚好心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壞哥哥,不早說,害得人家舌頭都脫味兒了。”公羊月翻了個白眼,繼續埋頭吃了起來。

    李閑魚一直對盧家人頗有好感,盧懷臻是典型的退休軍隊干部做派,雖然年紀大了,但是身子骨硬朗不輸年輕人,說話嗓門大,走路腿生風,性格豪爽正直。

    張秀芹屬于大家閨秀,氣質絕佳,聽說年輕的時候容貌絕美,雖然現在已經六十五了,也算年老色衰,但是卻更加突出了那股高貴優雅的氣質,只是突然喪失味覺,讓人覺得有些惋惜。

    而盧思雨則完美遺傳了母親的容貌和父親的性格。

    “思雨啊,我跟你媽商量了一下,覺得女孩子還是在軍事學院當教官比較好,機動部隊實在太危險了……”

    盧懷臻話還沒說完,就被思雨直接打斷了,她放下筷子,面無表情道,“我可以結婚,條件就是繼續留在機動部隊,如果你們不同意,那我就一輩子不結婚!”

    盧懷臻是老首長,雖然已經離休多年,不過他當年那些部下,現在都身居高位,掌控著軍隊大權,軍事學院,機動部隊,甚至華夏守護軍團里面都有他的學生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盧懷臻只需要一個電話,就能把盧思雨調離部隊,而盧思雨沒有任何反抗余地。

    這就是權力的可怕之處,盧思雨完全沒有辦法對抗,只能以退為進。

    盧懷臻深知寶貝女兒的脾氣,他也不敢逼得太緊,而且她能同意結婚,已經算是做出讓步了。

    女人嘛,一旦結婚了,事業心也就沒那么強了,有了小孩之后,便會將重心放在家庭,到時候不用他動用關系,女兒就會主動申請調離的。

    盧懷臻給張秀芹使了個眼色,張秀芹心領神會,拉著女兒的手,溫柔地說,“女兒啊,你心里有喜歡的人嗎?”

    “媽,突然問這個干嘛?”盧思雨臉色一下子就紅了,剛才還氣質高冷,突然就一副嬌羞模樣。

    公羊月湊到李閑魚耳邊,小聲說,“魚哥哥,思雨姐姐心里已經有喜歡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李閑魚好奇地問。

    “我猜的。”

    李閑魚白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女孩子的第六感很準的,不信就算了。”公羊月繼續埋頭猛吃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老顧的兒子,那小子不學無術,如果是他的話,我堅決不同意。”盧懷臻沒好氣道。

    “盧爺爺,老顧的兒子是誰呀?”公羊月屬于那種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人,她隨口就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就是顧元青那個臭小子。”盧懷臻輕描淡寫地道。

    聽到這個名字,李閑魚心里一沉,顧元青他爹可是大人物,是守護軍團的總司令,那是真正的實權人物,而顧元青也是軍事學院畢業的高材生,目前是守護軍團第一旅團作戰部副部長。

    “爸,我不喜歡他。”盧思雨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裴家那個小子,長得倒是一表人才,就是有點娘娘腔,缺乏陽剛之氣,我也沒看上。”盧懷臻還是不滿意。

    “盧爺爺,你說的是江南那個裴家嗎,那可是大財團,聽說華夏黑科技研究協會就是他家一手建立起來的。”一說到商業圈的事情,公羊月比誰都清楚。

    “爸,你就別亂猜了。”看著自己這個老頑童父親,盧思雨有些無可奈何。

    盧懷臻眼珠子一轉,他剛才說那么多都是鋪墊,接下來的話才是重點,“挑人一定要挑知根知底,品貌端正的人,我倒覺得小魚兒不錯……”

    聽聞此言,李閑魚和盧思雨都是一怔。

    兩人四目相對,完全懵住了。

    盧思雨的眼眸里面射出一道寒光,讓李閑魚背脊發涼。

    老爺子這次玩大了,李閑魚心里叫苦不迭。

    盧懷臻完全沒有覺察到兩個人微妙的感情,還在滔滔不絕的夸獎著李閑魚。

    便在這時,盧思雨的手機響起了起來。

    她拿起手機一看,不由皺了下眉頭,急忙向外走去,經過李閑魚是身邊時,狠狠地威脅了一把,“你小子可以啊,竟敢促恿我爸媽對我逼婚,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
    盧思雨說完,便離開了餐廳。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怎么就成我促恿的了?

    我也是受害者好不好?

    可是這種事情,李閑魚完全沒有辦法解釋,只會越描越黑。

    公羊月悄悄湊了過來,“魚哥哥,你太牛了,直接就把岳父母拿下了!”

    “別吃飯了,快點撤吧,等那丫頭接完電話,我就倒霉了。”李閑魚嘆了一聲,正準備穿衣服,盧思雨就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“爸,媽,我必須連夜趕回部隊。”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盧懷臻眉頭一皺。

    “剛才參謀部打來電話,一個小時前秦安市和滇武市同時出現了異界蟲洞,滇武市的異界蟲洞出現在城市中心,初步評級為b級災害,情況十分危急,機動部隊已經開始集結兵力,我必須盡快歸隊。”

    “思雨,一定要小心啊,要以大局為重,不要逞個人英雄……”盧懷臻告誡道。

    “爸,媽你們保重。”

    盧思雨說完,便回到閨房,換上筆挺的軍裝,整個人看起來神采飛揚,英姿颯爽。

    臨出門時,盧思雨突然回頭,看著李閑魚。

    “幫我照顧一下我爸媽,謝謝了。”

    李閑魚還沒有反應過來,盧思雨已經坐上軍車,疾馳而去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極品老木匠〕〔重生學霸女神:隱〕〔快穿:女神蘇遍全〕〔林羽江顏小說全文〕〔女帝她開掛了〕〔夜先生,給你一口〕〔我在大佬身邊盡情〕〔向往的生活之最皮〕〔糟糠之妻(快穿)〕〔特種兵之超神陪練〕〔奶兇軍妻:病嬌權〕〔我瓷真心甜〕〔白小艾喬銘赫〕〔拜見,教主夫人〕〔余生悲歡皆為你
  sitemap
赌场风云2019电影